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 18℃~24℃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高考节该不该推广?
大连日报  2013-06-14 00:41
分享到:

高考节?

高考节? 吴之如 画

    复古倒退的高考节不该推广

    嘉豪(媒体评论员)

    近年来,每到6月5日,安徽六安市毛坦厂镇的学校集中护送学生前往六安市区考试,陪读家长、学生、沿途商户和居民数万人聚集,挂横幅,放烟花,敲锣打鼓,送粽子,放孔明灯,毛坦厂这个山区小镇因此被誉为“高考镇”,这一天在这里被称为“高考节”。

    好一个高考节,其隆重程度举世罕见。这里的高考节,真有点像过去的中举人、中状元的场面——不,恰切地说,比那时还要气派和热闹。但是,这也正说明它是个复古倒退的高考节。

    说它是复古倒退的高考节,是因为它灌输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和观念,有点像古代科举制度借尸还魂。在古代,科举成为最吸引人的事业,读书成了最有意义和价值的活动,科举及第与否成为人生极喜极悲的重大因素。科举制严重影响了人们的文化心理,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成为芸芸众生信奉的教条。而时空穿越千百年后,人们对“高中”的兴趣丝毫不减。你看,在毛坦厂镇,成百上千的居民早早聚集在校门口,篮子里装着煮熟的粽子和糕点,让每一个考生都吃下去,谐音“高中”,将来成了大学生,就是一纵(粽)多高(糕)。你再看当晚,毛坦厂中学近万名考生及考生家长聚集在学校广场,放许愿灯,近万只许愿灯升上夜空,每只灯都写上考生及家长在心里孕育了十几年的愿望——“马到成功”、“金榜题名”。这种风俗反映出了当地人对“高中”是多么地痴迷和狂热!

    说它是复古倒退的高考节,是因为它给学生戴上了沉重的枷锁。在古代,我们有秉烛夜读、焚膏继晷、凿壁偷光、囊萤照读、悬梁刺骨等等感人而又令人痛心的故事。而现在的毛坦厂镇,这些故事不再上演,那是由于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结果。那些莘莘学子不再需要靠蜡烛甚至靠萤火虫去照明,更不需要像西汉的匡衡那样把与邻居相隔的墙上凿个洞,偷偷地借邻舍的烛光读书。但是,他们不见得就比“匡衡们”轻松几许。别说是在六安,在毛坦厂镇,就是在全国,被窝里借手电看书,走路和坐车都口中念念有词,也并不稀奇。今年的高考节前,在毛坦厂中学校门前一个收购旧书的摊主说,在六安,一名学生三年读200多斤书不算多。而那天有一个陪读家长卖了460多斤书,装了满满一脚踏三轮车。我觉得,他们比“匡衡们”累多了!看看我们现在祖国的“准栋梁”们,有几多背腰不弯、眼不戴镜、身体强壮的呢?

    高考节是陋习,那狂欢后满地的碎纸片,山林边那万只灯火,都与文明相悖。然而让我感到悲哀的是,今年六安高考节还吸引了多家国家级和省、市级新闻媒体前来报道盛况。我想大喊一声:“别再火上浇油了!”

    乡约民俗的高考节应该推广

    欧阳逊(媒体评论员)

    安徽省六安县的高考节今年因为被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报道而出名,尤其是在毛坦厂镇,节日的欢乐场面更是让人振奋。满街都是送考的人群,七十多台高档大巴车在警车的引导下有序地驶向各个考场,每辆送考车上都有两名以上最有经验的中学老师护送。央视的直升飞机在空中跟拍,沿街的各家商铺纷纷打出“感恩优惠”的条幅,有些商品只卖到平日的2折。街道上人声鼎沸,欢声笑语一浪高过一浪。许多家长还拉起写满励志词语的条幅,勉励考生全力以赴,赢取最好成绩。晚上当地还有焰火表演,许多考生还和家长一起放飞孔明灯。这个由老百姓自发办起来的高考节被当地群众誉为最快乐的节日,比过年还热闹。

    中国是个不缺节日的国度,各种传统节日加上从域外舶来的父亲节、情人节等商业节日,似乎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然而真正发自老百姓内心并且被普遍认同的节日并不多。而高考节却是个例外,这个节日不仅关系到千千万万个孩子,更关系到千千万万个家庭。这不只是狂欢,更是一场全城百姓由衷上演的励志秀。很多人指责高考所在的月份为黑色六月,而六安人以节日的形式彻底颠覆了高考的悲苦,不能不说是一种创造,他们真有智慧。

    其实,寒窗苦读十几年,个中辛酸谁都知道。不管你是斥责它,还是逢迎它,高考都在那儿等着你;不管你在高考中跃上龙门还是名落孙山,你都得去参加高考。与其让高考成为压在城头挥之不去的如盘黑云,还不如像六安人这样,把它办成一个节日。既然它是每个孩子不得不去跨越的一道门槛,那么你诚惶诚恐抹着眼泪去,还不如这样欢欢喜喜信心满满地去,其实有好多不得不走的人生路都该这样去走。

    设高考节其实还有很多好处。一是能够催人奋进,在全社会高扬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良好风气,让更多人明白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道理,催逼后来人早早进入腾跃前的蓄力状态,有助于学生励志奋进。二是能够引起全体百姓的重视,形成社会各个层面主动为高考服务为高考让路的良好环境。而不必像有些地方临时出台封路停工的指令却又不能很好实施的情况,甚至引发各种社会矛盾。在这样全民过节的喜庆氛围中,每一个人都会自觉自律,肯定不会发生个别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规点响开业礼炮的蠢事,更不会出现其他车辆与送考车抢道的闹剧。乡约民俗其实是最有力量的束缚,比起政府和管理部门的硬性规定会有更加彻底的调整和管束效应。三是有助于当天临考的考生考出好成绩,统一选派的送考车上的带队老师,适时地提醒和规劝,以及学生之间的相互勉励,比起家长带着孩子向考场飞奔时一路上的絮絮叨叨,对孩子的临考心理作用更好。

    狂欢与悲情哪个更该关注?

    衣依(自由撰稿人)

    许多人为高考节的狂欢气氛欣喜,但不知有多少人关注每年高考后涌来的离婚潮。

    一年一度的高考,到底给多少家庭带来欢乐,给多少家庭带来痛苦,谁能说得清?人生有多少大事,离婚可以算一个吧,但就连离婚这样关乎家庭存亡的大事,也要因为了孩子高考而让路。据统计,高考后离婚潮这一现象多年来一直存在。2009年至2011年,每年高考结束后法院受理的离婚案件都有较大增长趋势。2011年北京朝阳区法院受理的离婚案,高考后的20天是高考之前20天的2.3倍。

    有人赞扬中国的父母有爱心,就连离婚这种大事,为了孩子高考也可以拖后;有人拍砖,高考被置于不该有的高度,成了左右生活进程的一股魔力。媒体近日报道,父亲去世都不敢告诉高考的孩子,待高考后才不再包裹谎言,但孩子已不能再见父亲容颜,并且是全校一千多人一起去用“善意的谎言”哄骗这个孩子。我看了报道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亲人逝去与高考心情哪个更重要?高考到底该不该如此至高无上?我很不赞同那一千多用“善意的谎言”哄骗这个孩子的人,更后怕这一千多人今后去把这种“善意”恶性放大,因为高考本来就不该如此重要。倒是那个敢于抱起因痛经昏倒的女考生义无反顾走出考场的男考生,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之光。

    所以我不赞成推广高考节,我也认为考后离婚潮很悲情。父母、亲友、学校、社会把高考看得如此之重,还不如真正为那些走出大学校门的孩子就业作出些真诚的努力,这本该比高考更加重要。说一次高考就能决定未来的命运,现在信这话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们的孩子真好,但很悲情,为高考苦读12年,失去童年欢乐也不惋惜,尽管将来苦读的知识真的不是那么有用;我们的父母真好,但很悲情,为孩子高考,宁愿把离婚的大事拖后,忍受内心痛苦的折磨,尽管这种牺牲其实没什么必要。

    高考经济发展不是坏事

    林彬(教育工作者)

    被誉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六安县毛坦厂镇中学考生人数今年首次突破万人大关,达到11000人。备受瞩目的毛中是典型的高考经济样板,靠一所中学拉动了整个乡镇经济。每年给毛坦厂镇各行业带来的经济拉动总和可以亿计。有人对六安的高考节嗤之以鼻,说这是应试教育环境下的一种畸形经济,靠赚高考学生的钱致富,甚至指责六安县的高考节是为经济效益不惜复古倒退,呼吁对六安的高考节进行批评和封杀,我觉得大可不必。

    经济现象是社会生活的必然衍生产物,当下的社会现实就是高考仍然是社会生活的重要节点。既然高考在社会生活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高考经济就会有广大的市场,人们大可不必漠视高考在百姓生活中的强大作用力而只对高考节这样的经济现象大加责罚。先有全社会对高考的重视,后有高考节这样的高考经济现象存在,或者说是先有高考经济的市场,后有六安的高考节,如果要鞑伐高考节,不如先鞑伐高考被推在至高无上地位的生活现实。

    再者,不是所有的经济现象都是商人赚黑钱的代名词。经济现象是适应市场需求而生发的,发展经济或者赚钱本身并无过错。以毛中为代表的高考经济是六安县的特有样式,其实各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经济模式,有靠资源的,有靠地域的,只要不违法,靠高考赚钱或者说靠高考发展经济本身没有什么错误,是当地人有经济头脑的表现,即使不被褒奖,也不该被鞑伐才是。

    三者,六安的高考经济发展得如火如荼,也是六安人多年奋斗拼搏的结晶。蔑视六安高考节的人为什么不想想,缘何只有六安可以把高考办成节日?缘何毛坦厂镇中学的考生人数能够突破万人大关?缘何考生都愿意去毛坦厂镇中学苦读备考?亚洲规模最大的中学为何就会在六安县毛坦厂镇出现?除了当地的师资力量以外,不排外、随来的考生家长生存容易、当地政府对高考的重视都是重要因素,而这些正是许多地方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