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间多云,16℃~22℃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深度报道 >正文
过万月薪为啥难招“好管家”?
大连法制报  2013-06-07 13:28
分享到:

    清晨起床时,家里已经窗明几净,整洁的衣物已提前熨好摆在床头;客厅有鲜花绽放,吃完营养早餐,出门办事前,一天出行的最佳路线已被送到手上;不仅能打理送孩子上学等日常事项,周末还能为雇主安排一场高水准家庭商务party ……

    近两年来,“高端家政”这个在家政服务行业中比较特殊的工种已经悄然出现在我市部分市民的家庭中,并越来越吸引着人们好奇的目光:究竟是哪些人在从事这种职业?他们都需要做些什么才能拿到年薪10万元以上的报酬?他们与普通家政人员有什么区别?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连日来走近这些高端家政服务人员,对高端家政这一新兴服务业的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

    写真:

    早晨5时30分,天色微亮,其他房间的人还在熟睡时,刘虹(化名)已经起床。她先是在客厅、厨房、两个保姆和孩子的房间轻轻转了一圈,把一天需要注意的家务等事项记录下来。6时刚过,负责做饭和照顾孩子的两位保姆起床了。“昨天的早餐有点儿油腻,今天注意一定要清淡,但还要保证营养。”“孩子早上的牛奶分量不要太多。”在刘虹的指导下,保姆们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高高梳起头发显得干净利落,一身得体的套装,总是露出温和微笑的刘虹外表看上去完全是一副高级白领的打扮,只是她每天的工作不是出入高档写字楼,而是这个家的“高级管家”。她的服务对象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和家人。因为夫妇俩的生意很忙,于是家里的大小事务都交给刘虹打理。

    上午8时,用过早饭后,刘虹提醒雇主夫妇一天主要的工作、生活日程,帮主人打点好一天所用主要物品后,雇主出门了。随后,刘虹整理出当天的购物清单和菜单,安排两位保姆一天的工作。无论照顾雇主的孩子,还是打扫房间,刘虹都在一旁指导,有时还会亲自动手去做。

 

即使是挂衣服这样的家务活,在高端家政人员眼中也是有讲究的。

即使是挂衣服这样的家务活,在高端家政人员眼中也是有讲究的。

    上午10时,刘虹和保姆带着雇主一岁的宝宝到小区内活动。半个小时后,刘虹把孩子抱回家,给孩子榨了一些果蔬汁。然后,刘虹开始了训练孩子的说话能力等早教课程。下午,孩子午睡结束后,刘虹继续进行早教课程。下午5时,雇主夫妇回到家中,晚餐已安排妥当。晚餐后,刘虹向雇主汇报一天的事项和开支。晚8时30分,刘虹给孩子洗过澡、哄睡着后,她找到保姆,总结当天的家政服务有无疏漏的地方,并安排第二天早上的工作。晚11时左右,刘虹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舒心的工作环境,每个月1万元的底薪,根据工作内容雇主还会给自己加薪,遇到节日雇主也会给“红包”,每年的收入在15万元左右,今年42岁,曾经当过幼师的刘虹对现在的这份工作很满意。“我从事的是高端家政服务工作,也有人叫我们是‘高级管家’。”刘虹说,这是自己服务的第4个家庭,两年前,她还曾在一个美国家庭担任“高级管家”,每个月的月薪是8000元。“工作内容和这家差不多,惟一不同的是与雇主要用英语交谈,饮食方面比较西化。”刘虹说,自己事实上是同时担任了保姆、营养师及私人教师的角色。

    揭秘:

    到底是什么人在雇用这些高级家政服务人员呢?

    家住星海广场附近的王女士在英国生活过,经常更换家中的家政人员。她说:“现在每月付给家政人员的费用也有五六千元,但生活的细节并不尽如人意。”她需要一个“懂生活”、“有涵养”、“高素质”的家政人员朝夕相处。

    冯靖然是我市爱恩家政连锁管理集团的董事长,她的公司也是大连惟一从事高端家政服务的公司。冯靖然的客户大多是身家数百万元的商人、年薪20万元以上的高级白领等。从事贸易、房地产、钢铁业等领域的商人,对高级家政人员的需求更旺盛。冯靖然告诉记者,这个群体的人,因为忙碌,很难将工作与生活清晰地区分开来。所以,他们确实需要精通保健、礼仪的高级家政人员。

    张先生是我市某IT企业的负责人,因为要孩子很晚,已年近四十,孩子才刚满一岁。他和妻子先后换了5个家政人员都不满意。最后,以8000元的月薪请了一个高级家政人员。到目前来看,张先生和妻子还是很满意的。由于张先生经常参加商务派对,因此他要求的家政人员不只是带孩子那么简单,更多是充当了“私人管家”的角色,既要负责打点他生活中的诸多细节,比如外出穿哪件衣服、中午去哪家餐馆吃饭、约什么朋友回家吃什么,还要介入他的一些工作业务,比如跟谁约好谈什么合作、活动期间对外宣传、邀请嘉宾出席晚宴派对、安排详细流程等,工作强度非常大。

    而某餐饮企业的老板方先生对家政人员的要求是要精通保健知识。“我的父母年龄大了,需要精通保健知识的人照顾。”如今,方先生高薪为父母聘请了一位懂得营养配餐和中医推拿的本科生。方先生说:“我不在乎给对方多少钱,关键是工作要有水平,把我父母照顾好是我最大的心愿……”

    调查:

    近两年被频频提起的“高端家政”这样的新名词,究竟怎样描述才正确?记者从百度搜索发现,整个行业对“高端家政”的描述千奇百怪,有人认为大学生、研究生才算高端;有人认为会开车、维修电脑,具备“多功能性”才算高级;也有涉外家政服务人员被形容为高端……

    “‘高级管家’需要懂教育,懂营养,懂家务,懂管理,懂策划,还要懂理财,普通的家政人员文化素质多达不到这个标准,能达到这个标准的人才又往往缺少一线服务的家政经验和培训经历。”冯靖然说。

    冯靖然告诉记者,随着人们对家政服务的认知和经济的发展,高端客户对高端家政人员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给出的年薪多超过10万元,“我们的员工中,‘高级管家’年薪最高的能达到30万元。”但遗憾的是,虽然目前大连高端家政人员有价格有市场,但符合标准的人才却远远不够。

    大连市家政协会会长栾永奎向记者介绍,加上钟点工、护工等,目前我市家政服务行业的从业者有7万多人,真正从事全职家政服务的人员有一万人,其中能称得上是“高端”的不过千人,能担任“高级管家”的就更少了。但是,高端家政市场的需求已经过万人。

    大连运杰家政总经理李福阳说,大连有不少外籍和高收入家庭特别需要专业素质高的高端家政人员,可高素质的家政人员青黄不接,例如,一个加拿大客户提出的要求是,希望家政人员不仅要会基本的家务和做饭,还要会养花养鱼,并能进行英语交流。我们只能遗憾告之“我们找不到这样的家政人员”。

    不但找不到“现成”的家政人员,就连肯报考家政专业的的学生也少得可怜。大连女子职业中专的招生简章里,第二个专业就是家政服务与管理。记者了解到,这个两年制的家政专业,不仅免学费,每月还有补助。课程有社会学、家庭服务与管理、家庭保健与护理、家庭理财、学前教育、基础英语、插花艺术等。“可以说,这个专业的就业前景很好,但3年来,每年都是只有一个学生报名,因为人数太少,这个专业至今也没能开设起来。”大连女子职业中专校长程科不无遗憾地说。

    追问:

    大连市妇联妇女服务中心职业培训学校校长王丹告诉记者,目前在他们学校接受培训的家政人员以40至50岁的人居多。其中学习母婴护理的占全体学员的50%,“因为月嫂的工资高,很多人就是为了赚钱才来学这个,而为了成为‘金牌管家’来接受培训的人并不多。”

    32岁的李梅(化名)是大学本科毕业,她就是王丹所说的“怀着做一个‘金牌管家’理想”才去参加培训的。李梅原来从事市场营销工作,两年前因为要生孩子从原单位辞职。生完孩子后,李梅发现自己的条件已经不适合原来的工作岗位。“我有孩子需要照顾,根本没法和比我年轻没结婚的大学生竞争。”为了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她走进了大连市妇联妇女服务中心职业培训学校。许多家政服务人员都低估职业的专业性,急于赚钱,觉得家务谁都会做,对于中心提供的培训只是象征性地应付一下,根本不用心学习。而李梅却从一开始便意识到了专业技能和职业资格证书对家政服务人员的重要性,她先后在“高级家政服务员”、“高级育婴师”、“母婴护理(月嫂)”、“产妇催乳”等培训班接受了系统培训,总课时近600课时。“通过培训我才发现,做家政人员不难,但想做一名优秀的家政人员甚至是高级管家却很难,这个职业里面有大学问。”如今,李梅一边学习一边从事月嫂的工作,月薪是4500元。“我希望能多学一些技能,包括英语、证券、理财等,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月收入过万的‘私人管家’。”

    “大连像‘高级管家’这种高端家政的尝试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栾永奎坦言,高端家政市场潜力大,几乎每个稍具规模的家政公司,手里都有一些有高端需求的雇主,但是家政公司和雇主的感受几乎差不多,这个队伍里,能配得上“高端”一词的家政服务人员太少。“目前,家政行业从业人员的地位和收入基本处于社会的底层。由于对行业的误解,稍有一技之长的女性,都不愿意入行。现在年轻人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父母也不允许孩子入行。这种现象的结果,是家政人员整体素质偏低,与雇主之间缺乏沟通的心理平台。”栾永奎说: “基于职业偏见,现在大连市场高学历的家政人员非常少。”

    大连女子职业中专校长程科也认为,“家政”专业生源不足的原因是因为大多数家长认为“家政”专业就是培养“保姆”的专业。由于社会的偏见,家政专业成为我市职业院校中的“弱势专业”,与产业发展对高端家政人才的迫切需求形成了强烈反差。

    探讨: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如今不少城市的家政公司进军高端家政市场的同时,另一项与之相关的却又极其容易被忽视的改革也在进行,这项改革,就是在家政行业员工管理制度上,尝试由原来的中介管理模式过渡为员工制管理模式。

    据悉,目前的大连市家庭服务业中,中介制的家政公司约占70%,员工制的家政公司约占5%,25%则是通过亲朋好友介绍,或由供需双方在人才市场自由协商形成雇用关系。本市一家大型家政服务公司负责人说,虽然一些家政公司开始给工作人员上保险,但毕竟为数不多,而且也没有进行正规化的“企业化管理”,保姆仅止步于“工作人员”而非“员工”。松散的雇用关系成为“保姆荒”频发、放心保姆难觅、高端家政人员更少的内因。

    爱恩家政管理大连公司因员工流动性较大,于是公司从去年开始试行员工制管理,首批被纳入该管理模式的是育婴师、月子护理师、早教教师等高端家政人员,主要从专业院校选拔专业人才,“公司与员工签劳动合同、给员工缴‘五险一金’,希望通过员工制能够让员工有一种归属感和优越感,由过去低人一等‘伺候人的’变成职业化、专业化的高端家政人员,通过这种方式吸引更多高学历、高层次的人才来公司工作,进而培训出更多适合高端雇主需要的高端家政人才……”爱恩家政负责人冯靖然对我市高端家政业的发展前景充满自信。

 

 

■本报记者 左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