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多云局部有小阵雨 局部有浓雾 15℃~20℃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社会百态 >正文
5旬妇女哮喘病复发家属称是供暖井惹祸(图)
大连晚报  2013-06-07 00:33
分享到:

  家属说,蒸汽就是从这个井口冒出来的。

  家属说,蒸汽就是从这个井口冒出来的。

  昨天是于世凤搬进供暖公司办公室的第四天。

  这位53岁的妇女是哮喘病人。5月14日,她刚从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ICU监护病房转出。4月6日的突然发病令她险些“丢了命”。家属说,那天早上,大量带着异味的白色蒸汽从于世凤家门前的两口供暖管道井喷出,顺着门缝和屋内地板的裂隙倒灌进室内。家属们认为,这是导致于世凤发病的主要原因。他们认为,供暖企业应该承担于世凤花费的20多万元医药费。由于主张未得同意,于世凤才“住”进了供暖企业。

  丈夫称家成“桑拿房”,妻子进医院

  在中山区民生街道边的一座高层居民楼一楼,于世凤一家开了个棋牌室,一家三口也住在这里。昨天,记者在棋牌室门口看到,大门距离人行道上的两口供暖井不到5米远。

  于世凤的丈夫夏明全说,4月6日这天,大量蒸汽就是从供暖井口不断冒出灌进棋牌室里的。“当天上午9点,我发现家里有一股‘泥腥味’。出门看时发现管道井口冒出大量的蒸汽。”夏明全说,和供暖井“做邻居”,他见惯了供暖井排蒸汽。“虽然当时供暖期已经结束了,但是我以为这还是在正常排气。”于世凤有哮喘病史,当时还在屋里睡觉。夏明全关上门,和儿子一起出门办事了。

  “等下午2点多我回家时,屋子里的味道已经特别大了,蒸汽还在往外冒。”夏明全说,他用手摸了摸屋里靠近门口的地板,发现挺烫。这时妻子的脸色不对了,开始上不来气。“我先找到旁边的供暖泵站,值班员说他不清楚出了啥事。”于是夏明全又通过114查询到了供暖企业的总值班电话。“当时来了个维修员,没发现啥问题!”夏明全说,4月6日晚7时,自己又一次拨打了供暖企业电话,这时家里的味道已经“熏得待不住人了”。“晚上10点多,一名公司负责人带着工具赶到,他关闭了户外的管道阀门,并打开了两个井盖。这时我家已经变成了‘桑拿房’!”夏明全说,他和供暖企业负责人一起,把已经喘不上气来的妻子送进了医院。

  索赔20万元遭拒,病人住进供暖公司

  在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出具的“病情介绍”中,于世凤的症状被描述为“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此外医院和亲属都表示,于世凤曾有哮喘病史,并有糖尿病、肝硬化等病史。亲属坚持认为,正是倒灌进屋子里的大量蒸汽,导致了于世凤的哮喘病复发。“我咨询过多位业内人士,虽然管道井里冒出的是蒸汽,但是这些暖气水里已经加注了防盗剂等化学成分,可能是挥发后造成了我妻子旧病复发!”夏明全说。

  夏明全说,妻子先后两次被送进了ICU重症监护病房,住了19天。“医保负担的各项费用加上自费部分,合计花了20多万元!”夏明全称,这笔钱供暖企业并没有出。“我们向供暖企业提出了20万元的赔偿要求,但始终没获得回应。”夏明全说,供暖企业方面曾表示要“一次性补偿10万元”,被拒绝。由于索赔遭拒,出院后于世凤4天前搬进了供暖公司位于香炉礁附近的办公地点。

  供暖企业称,排放的蒸汽绝对无毒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供暖企业办公室的于主任。他告诉记者,民生街一带地下确有该公司供暖管。但事发时管道是否排放了蒸汽他“说不清楚”。“即使排放了气体并倒灌进室内,供暖用户生病住院是否和此有关也需要权威、科学的鉴定。”于主任说,在事实还不清楚的前提下,于世凤和家属多次来公司索赔甚至“住”进办公室,这已经扰乱了企业的办公秩序。供暖企业只能报警求助,“至于管道排放气体是否具有毒性,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于主任留下了该公司一位韩姓经理的办公电话。

  随后记者拨通了韩经理的电话。他强调说:首先供暖管线排放的是蒸汽,绝对无毒。“用户称被‘熏倒’生病住院与管线排气没有任何关系。”他表示,其次4月6日供暖期已经结束。“不可能排出太多蒸汽并倒灌进用户家。”韩经理称,夏明全所说的“一次性补偿10万元”并无此事。“我们认为这起纠纷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韩经理表示。

  记者发稿前了解到,夏明全等亲属也已经联系了律师。“我们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于世凤的儿子表示。

 

■文图首席记者万恒 实习生苏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