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间多云 局部有雾,16℃~23℃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卖菜叔著书教子 励志还是作秀?
大连日报  2013-06-05 05:01
分享到:

    北漂农民姚启中一边卖菜一边写作,花了3年时间,写了一部20万字的《卖菜叔日记——写给孩子们的奋斗史》,新华社、美联社、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先后报道,引起坊间议论纷纷。

    绽放于生活底层的一瓣心香

    林青青(教育工作者)

    卖菜叔姚启中,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靠蹬三轮车卖菜艰难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并供养孩子在北京上学。他一边卖菜一边写作,花了3年时间,写了一部20万字的《卖菜叔日记》,以生活最底层的视角,记录了一家五口的北漂生活,记录了我们共同经历的时代。这是一部草根阶层自强不息的奋斗史,一幅九〇后北漂孩子的励志图,一封穷爸爸写给要强儿子的浸泪家书,像绽放于生活底层的一瓣心香。

    孩子,爸爸虽穷,但我要喂给你最富营养的精神乳汁。卖菜叔是安徽阜阳的一位贫困农民,智障的父亲使得他们一家成了村里最被人看不起的人。为了改变贫穷的命运,也为了能让孩子们不再因愚昧而贫穷,他举家来到北京,以卖菜维生。这个在北京漂了16年的农民,忍辱负重,就是要让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把节衣缩食省下的钱都用到孩子的教育上,陋室的墙上贴满了孩子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他把孩子的成长看得比自己的生存还要重要,为孩子的成长费尽了心血。他是孩子班里给老师打电话最多的家长。他经常教育孩子要知穷后勇,感恩生活。孩子在这个家徒四壁的陋室里健康成长,学习都不错,尤其是文武双全的儿子姚五一,16岁便在国内外武术比赛中获奖多次,参演的电影也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这成了卖菜叔最幸福的收获。这种推干就湿的舐犊之情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中华民族历久弥香的灵魂基因。

    孩子,爸爸虽苦,但我要带你走进花红水碧的精神家园。卖菜叔不仅特别关心孩子的学习,自己也是个爱学习的人。他每天凌晨4时30分起床,蹬着三轮车到距家5公里外的早市卖菜,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下午歇市后,他会一头扎进家附近超市里的书店汲取知识营养。他要写一本书,告诉孩子家族过去的苦难,告诉孩子在北京生活的辛酸苦辣。他说这是一个父亲写给孩子们的奋斗史,是留给孩子们的财富,只为让孩子知穷而后勇。他就站在菜摊边,用卖菜的空隙,断断续续地写了三年,写出了这部20万字的励志日记。这部书蘸着心血写就,字字如金,字里行间传递着他积极的生活态度,勤劳质朴的人生感悟,充斥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和对子女们感恩社会的殷切希望。他不希望今天的贫穷在孩子们的未来延续,但他更不希望以后融入城市的孩子们忘却自己从哪里来。为家族生存可以迁徙,但精神家园香火永续,这正是中华民族的血脉传承。

    孩子,爸爸虽卑微,但我要和你共筑改变命运的家族梦想。卖菜叔不仅带着孩子漂进北京,更是带着孩子走上改变命运的奋斗之路。靠知识改变命运,靠勤奋脱离贫穷,正是绽放于生活底层的这一瓣心香启迪我们的朴素道理。

    “中国式家教”的自吟挽歌

    柳荫(媒体评论员)

    卖菜叔姚启中,在日日夜夜辛勤操劳的业余时间里,三年写出了一部20万字的书《卖菜叔日记》。一时间,引起全国大小媒体的普遍关注。刚听到这则新闻时,笔者对草根写作“奇迹”还真有些钦佩,甚至有些心情激动。可是当我细细看完一系列报道后,心中却生出了许多悲哀。整个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折射出“中国式家教”的畸形和可悲!

    悲在卖菜叔望子成龙,用近乎摧残自己、罔顾家庭的方式树立“中国式家教”的样板。在16年的北漂日子里,为养家糊口,无论刮风下雨,姚启中每天凌晨4时30分起床,6时准时蹬着平板三轮车出门,去10里的菜市场去卖姜和蒜。“一年必须赚够8万块钱,家才能转动。所以,天天不敢闲着,不敢有病。”他白天一边卖菜,一边还要在菜市场的嘈杂声中查着字典搞“创作”;晚上,还要在老婆的斥责和嘲笑中偷偷摸摸地写作,想用自己的奋斗史激励孩子成名成家。有一次,他为了抢回被风刮走的稿纸,差点儿命丧车轮之下!这够得上“中国式家教”的新典型!

    悲在卖菜叔用自己“示丑式”成名来为孩子励志。一个把“不仅”写成“不紧”、“永不磨灭”写成“永磨不灭”、“施展拳脚”写成“示展拳脚”,“得”和“的”都分辨不清,语句都不通顺连贯,连“孩子的卓越逼得我不能虚度光阴”这样稍微文绉的语言都是为应付记者采访而刚学到手的农民工,怎么就非要出20万字的书呢?连姚启中自己都感到意外:“真跟做梦一样,小学四年级没毕业,还能出书,怎么可能呢?”可是,膨胀的明星欲望把这个原来很本分的农民工的那份自知之明都吞噬掉了。难道非得出书才能算文化,才能算成功?非得出书才能为孩子树立榜样而励其志?出如此低劣的书籍,实在是在糟蹋文化和资源!

    悲在出版社利用噱头炒作,从中渔利。在“哈佛、清华、北大”等字眼的光环渐渐在书籍上褪色时,当“北大+状元”或者“清华+状元”不再勾引家长眼球的时候,出版社把目光聚焦到了一个能够引起炒作和轰动的农民工“作家”身上。出版社的编辑们应该不至于看不明白一个只上过四年学,连普通字都得查字典,好多励志的句子都需要去书店里抄袭的一个农民工“创作”的一本东拼西凑的作品的水平是如何地低劣,却硬要打造成“中国式家教”的教科书,是因为他们读到了“中国式家教”背后的焦虑,看到了农民工“作家”的噱头,垂涎着出书后那白花花的银子。这真是出版界的悲哀。

    令人揪心的是,卖菜叔在媒体的一片赞扬和激励声中,还会将日记写下去,写家里几代人的故事。恳请各方神圣不要让赞扬声成为压垮卖菜叔身体和心理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秀可以 但不要误导孩子

    孟德夫(媒体评论员)

    姚启中的《卖菜叔日记——写给孩子的奋斗史》一书,竟会被有些媒体作为“我喜爱的一本课外书”候选读物,推荐给还在学校读书的孩子们,真让人大跌眼镜。

    作为大人推荐给孩子们的课外读物,应该是有积极向上的励志作用的好书,而卖菜叔的这本日记,书名上虽然标有“奋斗史”的字样,实际上是以一个菜贩的心态,以极低的自我视角,描述了进城农民艰难的生活场景和他们遇到的不公待遇,充斥了大量的中国转型时期由于制度缺失造成的黑暗现象,并且这些黑暗现象有许多完全是由于城市管理和市场管理从业人员个人素质低下而发生的非典型事件。如果把这样的社会场景当做是中国进城农民普遍会遇到的境遇来告诉涉世不深的孩子们,会误导孩子们对中国社会的认识和了解,真是误人子弟。

    卖菜叔在书中详细描绘了他在北京生活的艰难,比如怎样被城管追赶,被抓住后怎样无奈地替城管做“劳工”,怎样被强迫办暂住证,第一次进的货怎样被偷等等,并且大发感慨:“人生就是这样,在你最落魄、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再给你泼一瓢凉水,让你的人生更加痛苦。”

    我们应该承认社会城市管理工作中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有很多不如意甚至我们不想看到的东西,但在卖菜叔的描绘中,我们也能看到有许多是属于菜贩自身的问题。每一个事件都有各个不同的观察面,单从一个菜贩的角度去审视并记录这些事实,其实是有好多偏颇的认识和错误的叙述。当然,卖菜叔作为当事人有自己记录和评价这些黑暗面的权利,但是我们却没有把这些黑暗面的描写和记录硬塞给孩子们作为课外读物的权利。

    孩子的心灵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你在这张白纸上写下什么,有可能影响孩子的一生。卖菜叔要写书就写吧,出版社要出书就出吧,谁要作秀就作秀吧,卖菜叔要把它留给自己的孩子作为财富,谁也管不着,但不能让所有的孩子都去读这样的“奋斗史”,不要误导孩子。

    “贫民窟狼爸”的自我救赎

    门闩(自由撰稿人)

    卖菜叔由于爱子心切,曾被人笑称为“贫民窟狼爸”。我觉得姚启中出版《卖菜叔日记——写给孩子们的奋斗史》,就是“贫民窟狼爸”的自我救赎。

    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的卖菜叔,在生活中吃尽了苦头,他把改变命运的唯一希望寄托在了自己孩子的身上,用他自己的话说,那是几辈子穷透了,也窝囊透了,举家来到北京,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够获得比家乡的孩子更好的教育,以期彻底摆脱几代人受穷和受窝囊的倒霉日子。

    “知穷而后勇”是卖菜叔对孩子们说的最多的话。为此他几近疯狂,成了“贫民窟狼爸”。他会不停地在孩子耳边唠叨他自己赚钱养家的不易,他会几十倍地加码老师布置的作业,他会隔三岔五地给孩子的老师打电话,询问孩子在学校的表现,稍不如意即大加责罚,他逼儿子练武一直练到儿子都拖不动腿,他惩罚儿子把他的两侧脸颊打肿。“贫民窟狼爸”有着更加狠毒的偏执,以至于儿子见到他就想躲开。

    我们必须承认,狼爸的狠毒是因为爱子心切,而不是虐待狂。我们也能够理解由于父亲智障,卖菜叔从小无人教诲被人欺侮的辛酸和悲苦。他不智障,他真心爱他的儿子,他想让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想彻底结束延续了几十年的被人瞧不起的伤心日子,所以,他把几代人的梦想都压在了儿子的肩上。他以爱的名义对儿子实施着逼迫,比别的父母强过百倍。

    他的儿子终于开始走向成功,不断地获奖。卖菜叔也开始收获成功。而身边的人包括儿子开始质疑他的爱心,反抗他的逼迫。面对将来可能大红大紫的儿子,卖菜叔也感到内心窘迫,他也认为“贫民窟狼爸”的角色不太光彩,所以出一本书,宣示自己的偏执是因为爱,以救赎他那颗刚刚有负罪感的父亲的心。

    人有很多时候是在自己的各种意识和行为之间修正,人有很多时候是在对自己的过往进行救赎。连学者专家都不得不“三省自身”,何况一个只读了四年书的菜贩。

    为了

    孩子

    吴之如 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