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多云夜间转阴有阵雨或雷阵雨,局部有雾 16℃~22℃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就业率是先行指标吗?
新商报  2013-06-03 04:29
分享到:

  今年是大学扩招之后毕业生最多的一年,也是就业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680万的毕业生有多少人能就业已成为全社会关心的话题。

  更为人们忧虑的是大学生就业难并非是一个独特现象,而是全社会的一个缩影。这一点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有过提示:2012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266万人,年末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1%;而2013年的目标,就业人口新增数为900万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低于4.6%。这意味着2013年和2012年相比,新就业人口的增量已经减少了366万,而失业率则增加了0.5%。众所周知的是,中国的失业率只是城镇登记的人口统计比率,和国外的区别是巨大的,一是农业人口并不在其中,二是没有登记的人口也不在其中。

  这是巧合还是必然?1997年的小学生入学人口是历史上的峰值,九年以后的2006年农民工开始枯竭,三年后的2009年蓝领的短缺成为话题,四年后的2013年白领的增量到达顶点,偏偏在这顶点上,就业难出现了。

  显而易见,就业是经济形势的重要指标。我们不清楚的是,在中国,这是先行指标还是滞后指标。如果是先行指标,那么意味着经济前景更糟;而如果是一个滞后的指标,那么随着稳增长的调整,经济增长还是有可能的。至少在美国,就业指数是一个滞后指标,大家总是以实际公布的就业率和大家的预期作比较从而得出乐观或悲观的结论。复星集团的CEO梁信军在内部交流中指出,今年就业的特征过去只在2008年底和2009年初出现过,同样困惑我们的是,2008年底2009年初对于中国而言是危机的开始呢还是危机的结束?如果是结束,怎么评价这几年的起伏?如果是开始,那么现在到了结束的时候吗?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着大学生就业难出现的另一个现象就是“国考热”,所谓国考,就是国家公务员考试,2001年的时候,参加考试的人不过3万,但是到2012年在经过了偏紧的报考资格限定之后依然有133万人,十二年报考人数猛增43倍。国家公务局的有关人士承认,中国的公务员人数近几年一直以每年15万人的速度在增加,现在已经有689万。2012年新增的人数为18.8万人,其中中央为1.8万人,地方为17万人,还不包括88.4万参照公务员管理的所谓事业单位人员,每年被辞退的公务员占总数比例不到0.05%,而一般企业的淘汰率则在5%-15%左右。

  “国考热”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一个对于中国这么一个未富先老的发展中国家而言,一方面说明政府的机构在膨胀,权力在扩张,管制在加强;另一方面也说明活力人群在减少,风险意识在淡化,进取创新的动力在消失,如果精英人群里首先是公务员,那么财富靠谁去创造?

  改革开放是一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事情,要解决就业难的问题根本出路在激活民营企业的活力,什么时候再次出现下海潮什么时间中国经济就再次进入上升通道,眼光不必非盯着政治体制改革,仅就经济管理体制改革,政府同样也是可以大有所为的。

 

■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