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转多云,16℃~24℃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深度报道 >正文
大连微电影夹缝求生
大连法制报  2013-05-31 13:34
分享到:

▲崔守杰在跟摄影师探讨“机位”。

▲崔守杰在跟摄影师探讨“机位”。

▶化妆师插空给演员补妆。

▶化妆师插空给演员补妆。

某部“微电影”拍摄现场,工作人员各司其职。

某部“微电影”拍摄现场,工作人员各司其职。

    “机位准备就位”,“那边话筒抬高一点儿,不要进入到画面中”,“化妆师给演员的头发弄一下,头发都遮住脸了”,“演员各就各位了”……日前,在我市一部“微电影”拍摄现场,道具师顶着烈日在拾掇刚撤下来的道具,场记站在旁边认真地记录,导演、摄影、造型、灯光、剧照等二十多人各司其职,这架势虽比不上张艺谋、陈凯歌等大导演、大制作的拍片现场,但也是分工明确,像模像样。“你好,请站到那边,一会儿镜头就转到你这边了。”远远地看见记者还不太明白“镜头感”,一边的工作人员赶紧向记者跑来招呼道。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我市多部“微电影”拍片现场,结识了我市许多热爱“微电影”拍摄的人。他们的作品按时长来看,虽然有的作品起点比较高,不能简单地归为“微电影”,但无论哪种作品,他们都全神贯注地投入其中:开拍前为了筹到开拍经费,他们宁可把自己的房子抵押掉;开拍后,一句台词宁可拍上几十遍也要达到满意的效果……他们不畏多少曲折困难,只为追求创造一部题材好、画面生动的作品。“虽然我们不够专业,但我们以饱满的姿态,力争奉献最完美的效果。”我市许多“微电影人”如是说。

    上篇 拍摄“微电影”的初衷五花八门

    娱乐、商业宣传扮“主角”

    记者在走访我市十多位“微电影人”的过程中了解到,我市的“微电影”在这两年才开始红火起来。很多人拍摄“微电影”,主要还是为了自娱自乐。他们乐于记录自己的生活阅历,分享周围人们的百味人生,探索各种现象的背后原因……他们为此随手拿起摄像机,更多地沉浸在拍摄过程的享受中。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有的学校经常会举办校园“微电影”比赛,学生在拍摄中开动思维,锻炼自主能力,同时也获得了解决问题的成就感。

    也有一些人拍“微电影”是为了做宣传。地产商拍摄“微电影”短片取代广告,以期达到更深刻的宣传效果;像佳兆业广场等一些企业也经常通过“微电影”的展映来举办一些以企业文化为主旨的活动;公益方面,一些以环保和爱心为主题的“微电影”活动近两年来也经常在连举办。

    不论哪种方式,都给“微电影”拍摄爱好者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大家对电影的浓厚兴趣有了用武之地。不过,采访中,记者也发现了两位“误入”影视行业的人,他们因“误入”而变得一发不可收。

    只为传扬中国霹雳舞

    他从农民起家,做过工地小工,在市场上吆喝卖菜过,开办过搬家公司,他一步一步地成长都跟电影毫不搭边。但是,如今他却拍出了自己的影片——《街头舞王》。

    看过《街头舞王》的片子,让人霎时会感觉到主人公的青春活力,这个主人公也就是该剧的导演李春刚。已到了不惑之年,跳着霹雳舞的他让人感受到的热情好似90后。在他周围,聚集了一群热爱舞蹈的人。他们之间没有年龄的障碍,只有舞技的切磋。该部影片就是以他本人为原型,讲述了一个爱好街舞的年轻人,克服种种困难,执著于街舞的励志故事。

    “之所以选择这个题材拍电影,就是为了展示中国的霹雳舞。”他登上过“星光大道”的舞台,参加过上海的中国达人秀,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抓住任何一个机会,把中国霹雳舞展示出去,传承下去。

    爱好霹雳舞的李春刚告诉记者:“现在我在写关于舞蹈的作品,初步打算出10部这样的作品。我希望大家在网上搜索的时候,不但能够看到国外流传的街舞,也能关注到风靡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陆的霹雳舞。这种中国元素的舞蹈,老少皆宜,我认为不仅是中国的文化瑰宝,更是全世界人们健身、娱乐的最佳舞种之一,这也是我这个跟电影不沾边的人选择了电影的主要原因。”(下转第02版)

    偶然“撞”开了“影视”的门

    金桂斌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他就是《中国笑星模仿秀大赛》黄宏的模仿冠军获得者。他之前是一位婚礼主持人,跑场、说唱就是他生活的主要内容。

    “难道你想一辈子跑场说唱?为什么你不能结合自己模仿的特长,出去闯闯?或许你会有另一片更适合的天空。”在一位朋友地鼓励下,他参加了《中国笑星模仿秀大赛》,过五关斩六将,终于不负朋友们的支持,赢得了冠军。之后,金桂斌开启了另一番人生。

    被各个卫视邀请参演节目,众多剧组招募金桂斌饰演角色。在《北风那个吹》、《沧海》、《闯关东——中篇》、《亲情保卫战》等二十多部影视剧中扮演过角色,这些经历不但锻炼了他的演技,也让他对电影逐渐有了深厚的感情。2012年,在周围朋友的支持下,金桂斌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自己写剧本,当导演。于是,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第一部喜剧电影《老大的婚事》就这样诞生了,预计今年年底就会开播。

    “能走到这一步,真得很不容易。回头想想,要感谢身边的朋友们,是他们让我懂得,机会是需要靠自己努力争取的,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就不行呢?”如今的金桂斌,经常感慨自己跟电影的偶遇“姻缘”。

    中篇 许多“微电影人”在拍摄过程中遭遇种种困难

    经济压力—— 为筹经费 抵押房子

    自拍短片,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资金从哪里来?更多的“微电影”导演都是自己筹措经费:为实现崔守杰的电影梦,崔守杰的父亲卖血供他读书,学习演艺;艺成上学期间出去做家教等兼职,只为给自己买台像样的摄像机;李春刚把自己在开发区多年来挣下的房子抵押出去……

    “其实,拍个DVD作品用不了多少钱,可以是几千元,或是几万元。但是,为了画面的质量,为了表演的背景效果,必要的投资是一定不能省的。几十万元的投入和几万元的差距不仅仅是个数字,更是一种身临其境的视觉感受。我宁愿花光自己的积蓄,哪怕再从工地小工做起,也要为自己的梦想插上翅膀。”李春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拍摄电影的坚定立场。

    1989年出生的艺成,不论是之前在上学期间还是现在,哪里有“微电影”活动,哪里就有他积极参加的背影。用他的话说,“拍片就是我的喜怒哀乐”。现在,看到这么开朗的他,大家很难能想象到,他曾被拍摄伙伴抛弃的落寞、伤心和萎靡不振。

    2008年还在上学的时候,他的拍档摄影师开车撞了人,然后驾车就溜了。撇下他,只能把自己全部的积蓄3500元钱都赔给了车祸受害者。从此,艺成再也没有联系上这位摄影师。“我当时把拍摄用的费用全部帮他垫了出去。最关键的是,他把我们拍了一大半的带子也带走了,我特别生气又很伤心。当时,对拍摄懵懵懂懂的我感觉突然没了主心骨,自己的生活也没有了色彩,一片暗淡。”

    经过了一年半的摄影学习和心态调整,当艺成再次有勇气拿起摄像机时,他又一次遭到了朋友的抛弃。在拍摄的过程中,一位非专业演员拍到影片中途,突然离开了,只发来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我去法国留学了。”艺成的电影梦再次破灭……

    “回想起这些,心还是隐隐作痛。但我也感谢他们,让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现在,我已经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影视公司,做一些商业广告片、‘微电影’、唱片专辑、公益宣传片等。我把爱好变成了事业,而在做事业的过程中,我也真正结识了一群热爱这个行业的人,他们认真的态度,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踏实和相互的信任。”

    演技障碍——为了一句台词 重复拍摄了42次

    在电视台工作的王昀光告诉记者:“有的时候为了一句话,要拍上好多次,加班拍摄到午夜是很正常的。虽然,参与我影片演出的都是身边一些学表演相关专业的朋友,他们来自辽宁师范大学、大连大学、工业大学,或是我的同事等,但是因为有的人没有表演经验,多次重复拍摄在所难免。最多的一次就是为了一句话拍了42遍。之所以会拍这么多遍,就是因为一句话的台词也需要注意重音的位置,而那位演员没有把握好重音的‘点’。演员在表演一句台词时,不但表情、语气都要到位,就连音节的重音也是非常讲究的。”

    王昀光告诉记者,现在最确切、真实的自身感受就是,“大家凑在一起拍摄很不容易。因为大家的业余时间很难能够凑到一起,但这还不是最大的困难。最让他累心的是,现在拍片子,越拍越慢。在拍摄的过程中,自己自然而然地就对作品的拍摄质量、演员表演效果、后期剪辑制作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而这些方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下篇 “微电影人”未来路在何方

    时刻准备向院线电影出发

    现在,王昀光的作品被爱奇艺网站签约首页,优先推荐;崔守杰等导演的一些电影作品登上了中央电视台。但是,这并不是这群“微电影”爱好者的终极目标。当记者问到他们给自己定的目标在哪里时,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打算——李春刚希望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金桂斌正在自己写剧本,筹备推出更多的自编、自导、自演的电视电影;而很多“微电影人”期盼着作品能够在院线上映。

    崔守杰说:“做院线电影不像大家想的就是为了商业价值,它更多地是对电影艺术价值的一个最为中肯的肯定。像在法国刚结束的第66届戛纳电影节,优秀电影作品云集,那是交流的最佳平台。而好的院线电影是通往戛纳红毯最给力的保障,那是我们怀揣电影梦想的人最向往的‘天堂’。”

    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需更完美的结合

    “大连近年来出品的一些‘微电影’作品——如张伟的《假币》,王昀光的《全城热恋》等都挺好。”近年来在我国编剧界颇有影响的著名编剧郝岩给出了满意的评价:“大连微电影创作起点比较高。在四五年前,拍摄的片子相对倾向于电影,包括喜剧的方式,那时叫做‘准电影’,更趋向于专业。去年,大连办过微电影节,放了一些成熟的作品,喜欢拍摄的群体也可以从中学习,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郝岩对于我市下一步“微电影”或“准电影”的发展,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是要加快脚步,而是要放慢。现在,网站、电视、广告公司都在做‘微电影’,但确实要处理好电影的这种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同时,现在的个别‘微电影’创作者倾向于自己玩的DVD作品,这些作品在水准上有点儿低。所以,有远大志向的‘微电影人’不能沽名钓誉地创作,创作者的题材、故事角度、艺术鉴赏都要有一定的水准,同时又要满足商家需求,即在两者的夹缝中生存。像台湾做的一些短片就非常精细,更多的是要表达一种理念上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