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间多云 16℃~26℃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两千块一口,吐脸,干吗?
大连晚报  2013-05-30 03:58
分享到:

  [事件]

  近日,国家旅游局网站发布了“中国公民出国(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据媒体采访,国人出境游陋习很多,一位据称是退休的县委书记走到哪痰吐到哪,在博物馆里吐痰,周围的外国人投来异样和鄙夷的眼光。导游上前制止,他竟说:“我花钱了,外国人咋毛病这么多。”

  (详见今日本报B15版)  

  “到此一游”事件,又上升了高度。据报道,埃及驻华大使向媒体表示,非常感谢中国人民关注此事件。我估计,不少网友会沾沾自喜:看着没,多亏俺们口诛笔伐,才多少挽回了点颜面。

  在中国,很多事都是这样,高度一上升,就把脖子以下的事整到了脸上。而脸这个部位,是国人最看重的。网民对丁锦昊最诟病的,就是“丢人丢到了国外”。意即丢人不要紧,别到国外丢。乱写字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找准地方。这也就容易理解,国内那么多名胜古迹被涂鸦,也有几千年文明遗迹啊,没见谁大动肝火,基本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家丑不可外扬”,这个思路很成问题。以此来教育孩子,更成问题。丁锦昊在道歉书里说,“给国家形象造成了伤害,很内疚”。这个帽子够大的,我担心会压得孩子很久喘不上气。他就是个孩子,就是乱写了几个字,没那么大能量影响国家形象。我倒是觉得,那些大棒乱飞的成年人,就此伤害了一个对世事懵懂的心灵,那罪过,不比在古庙涂鸦更小。

  模仿是孩子的天性。倘若没有许多人留在国内几乎每个景点的“墨宝”,丁锦昊恐不会突发“灵感”。比如,媒体爆出的13年前时任《文汇报》记者的宋某在敦煌壁画上留下“到此一游”。其实,无论是在敦煌壁画还是在埃及古庙,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所有的“到此一游”在本质上没有区别,丁锦昊也不应该承担比其他涂鸦者更严厉的谴责,戴上更沉重的帽子。而在此事件中,成年人没有理性的集体反思检讨,反而纠结于“在老外面前丢了脸”,因急于占据道德高地自证高尚进而加恶名于幼童,在丁锦昊及其父母的“道歉”面前,无疑显出了“小”来。

  上梁不正下梁才歪。对一个民族而言,有什么样的大人,才有什么样的孩子。比如上文提及那位“退休县委书记”,显然是在国内吐惯了的。比随地吐痰更让人恶心的,是他们那副有钱有权就肆无忌惮的模样,那才是“丢脸”的更高境界,才更应该被唾沫淹死。

  有钱就能随地吐痰吗?那好,找一更有钱的,弄一麻袋现金,指着他脸:“两千块一口痰,吐脸。”干吗?

  你们这些大人啊!

 

■文丑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