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多云夜间转阴有小雨 局部有雾 14℃~19℃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拉链婚姻”折射了什么?
大连日报  2013-05-14 00:41
分享到:

    城里人为避房控政策而离婚,农村人为多拿拆迁款而离婚,在“中国式离婚”大潮中,宁波一户陈姓农民家中竟上演了“公公娶了儿媳妇”的闹剧。当事人竟然说,有人为此五次结婚离婚。

    为逐利的“拉链婚姻”是道德堕落

    展城(媒体评论员)

    自从前些日子实施的楼市严厉调控以来,为了规避政策买卖房子,在全国许多地方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离婚潮。广州市民为买房排队办理离婚。南京曾经一天就有294对离婚的,而北京甚至一天高达1000例。在贵阳市云岩区婚姻登记处,曾经有90岁高龄的老人坐着轮椅来离婚,也有若干新婚夫妇前来离婚。甚至连许多一直以朴实憨厚为特点的农民也来凑热闹,赶一把“时髦”,他们为了增加农房确权面积,三三两两、嘻嘻哈哈地来办理离婚……而最雷人的当然要属宁波市高新区上王村发生的一则新闻了。一陈姓家庭,为了多分拆迁款,公公娶了儿媳妇。可笑的是,当他们的户口申请材料被退回来后,公公和媳妇转而联手将宁波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告上了法庭。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种离婚多为假离婚,目的一旦得逞便会再度复婚,因此也被戏谑为“拉链婚姻”。然而,也有“拉链”失效的案例,有的离婚则弄“假”成真。前不久,沪上已有数名夫妇品尝到了自己亲手酿造的“假戏真做”的苦酒。这种“中国式离婚”表现出的对钱财的欲望,简直达到了令人担心的地步,甚至连老外都看不懂这种冲动行为。近日,有外媒以《中国售房者要做的第一件事:离婚》为题,报道了这波令人啼笑皆非的离婚潮。你看,家丑都“扬名”到国外去了。

    我们这个民族有着重视生死和婚姻的传统,嫁女婚娶必以盛典庆贺祝福。我们这个民族也是一个喜欢讴歌爱情的民族,历史上留下了数不尽讴歌爱情的诗词歌赋,也留下了无数令人动容的爱情故事。“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等等这些缠绵而纯洁的情思,影响了多少后世的青春少男和妙龄女子对爱情的执著追求。《诗经·邶风·击鼓》中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又令多少佳偶伉俪信守誓盟,永不变心,白头到老。我们这个民族还有着矜持洁身的优良习俗和婚姻道德,“守身如玉”为清白……

    然而,就是在我们这个被“梁祝文化”熏陶、有着崇敬神圣爱情优良传统美德的国度里,竟然有人为了多分拆迁款,拿婚姻开涮,兴起一波又一波的离婚潮,甚至上演了一幕不为爱情为房子的“公公娶了儿媳妇”的闹剧。在金钱面前,爱情、亲情甚至家庭伦理、社会公序良俗都已经被糟蹋得体无完肤了,道德底线也被击穿。难道真的是“爱情诚可贵,婚姻价更高。若为房子故,什么皆可抛”吗?这真是一出“荒诞剧”,也是一出道德悲剧,太荒诞不经了,太悲催了!

    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蝴蝶效应”,它阐释了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如今,“拉链婚姻”这对翅膀扇动的风不仅波及到爱情,而且还颠覆了伦理与道德。我们有理由担心,这波“拉链婚姻”浪潮会不会引来堕落公序良俗和社会道德的飓风呢?我们更有责任思考和探索,怎样才能保护民族道德传统这座大厦的根基稳如泰山呢?

    以“事实”戏耍“法律” 尊严何在

    郅岩(媒体评论员)

    “拉链婚姻”如此盛行是因为当事人都有一块自认为可以抵挡一切批评的遮羞布,那就是:我不是对婚姻不忠,我只是对法律不忠,因为我从法律层面上讲是离婚了,其实我还是坚持事实婚姻。不论我是为了逐利还是别的什么,我的事实婚姻没变,所以我的良心没变。

    在这些人看来,以事实婚姻戏耍法律婚姻,无关乎道德滑坡。这些人其实已经不是法盲,而是充当了法律颠覆者的角色。“拉链婚姻”的闹剧已不是道德滑坡,而是人性沦丧。

    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就是人是社会性的,而社会性的本质表现之一就是社会的法治性。如果人可以置社会的法制性于不顾,那么人类就基本上等同于动物。以事实婚姻戏耍法律婚姻的人,其实已经开始走上人性沦丧的歧途。在当今社会,法律婚姻是人类婚姻的唯一走向。社会越发展,人类越进步,人就越需要用法律来确定和保护婚姻。在思想意识日益多元化、经济利益日益复杂化的今天,事实婚姻的易变性越发突出,你今天要坚守的事实婚姻明天你不一定坚守,你要坚守的事实婚姻别人不一定承认。当事实婚姻缺少了法律的保护,就没有了存在的合法性,一旦有矛盾或者冲突,要么放弃,要么用动物性的弱肉强食的法则了断。这样,不仅法律不能保护婚姻,连道德的力量也变得微乎其微。试想,这样一种社会形态将是多么混乱,多么低级。所以说,以所谓事实婚姻戏耍法律婚姻者,其实是在玩火自焚。颠覆法律就是颠覆社会,也是颠覆了自己生存的稳定。人性沦丧,受害的只能是颠覆者自己。

    在经济社会中,人不能脱离经济利益而生存,但经济利益不是人的唯一追求,比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人的尊严。即使从生物性的角度来看,你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可以在弱肉强食的动物性法则中生存,但你如果没有尊严,仍然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社会意义的人。今天你为了经济利益可以出卖你的婚姻,明天或许就会出卖自己的良心和人格。像宁波高新区上王村这位陈姓农民对着采访他的媒体竟然不知羞耻地说:“如果我爸爸和我媳妇结婚后就能多分钱,那我跟我老婆离婚也没什么。”显然是把经济利益看得比自己的尊严要重许多。为了多拿80万元钱,可以让自己老婆带着自己的孩子嫁给自己的父亲,这或许只是一个极端的个例,但是据这位陈姓农民所说,为多拿拆迁款而办假离婚假结婚的人在他们那里并不少见,有人为了逐利,竟然反复结婚离婚5次。这让我们看到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国家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如果任由逐利者恣意妄为,将会给未来的社会管理带来多大的隐患。城里人为房地产的调控政策而假离婚,农村人为多拿拆迁款而假离婚。如此为逐利而戏耍法律,当事人的人格尊严都去了哪里?

    摇滚歌手汪峰曾声嘶力竭地叩问: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我该如何存在?

    是的,如果放弃尊严,我们该如何存在?

    这样的自由也折射出制度进步

    吴铭(自由撰稿人)

    “公公娶了儿媳妇”这样的新闻标题真的有点扎眼,因为这里被染上了家庭伦理的色彩。如果说60岁的男子娶了30岁的女人或许就不会这样引人注目。当然,事实上确实是“公公娶了儿媳妇”,但也是媳妇先与自己的丈夫离婚,离了婚了,她就不是儿媳妇了,再和前夫的父亲结婚,这在法律上也无可非议。除开为逐利而假离婚的道德层面不论,但就这件事的本身而言,这并不违背婚姻法,所以事实上这样的婚也离了也结了,主管婚姻登记的当地政府部门依照法律也都给他们办了,当事人并没有违法。如果去掉“公公娶了儿媳妇”这重色彩,单从婚姻自由这一点来看,是不是也折射出社会的制度进步呢?

    中国人的婚姻观念曾经有过最严苛然而同时也是最不公的年代。在几千年的婚姻发展史上,以男性为主宰的社会规则曾经是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必须从一而终,甚至被要求“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当这种极具封建色彩的旧婚姻制度被打破以后,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在全社会确立,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进步。

    一夫一妻制主张男女平等,但并不能保证这样的婚姻都幸福。只要你走进生活深层,你会看到“一婚终身”的观念仍然是一种精神藩篱紧紧锁住了许多不幸的家庭。无论你是多么地不幸福,只要你陷入婚姻,你就几乎再无求变的资格,而为维持这一婚姻必须忍受无尽的痛苦,并且是天经地义。社会管理的制度使然,社会意识的规范使然。

    社会的不断进步一定会为社会成员提供更大的争取个人自由和幸福的空间。抛却“公公娶了儿媳妇”和造假谋利的道德层面的约束不论,离婚率的不断升高也是社会成员个体追求婚姻幸福的自由度升高的一个表现。道德的归道德,法律的归法律,这里折射的制度进步一目了然。至于有人利用这种制度的进步去谋取什么,那是个人的价值取向。自由到可以被用来逐利的婚姻制度不是退步,“一婚终身”的封闭性婚姻也不能封闭出婚姻的幸福。

    弱智的规则催生“中国式离婚”

    衣依(自由撰稿人)

    调控房地产市场的“国五条”刺激一些城市人为躲避巨额税收而加入离婚大潮;城镇化进程中的拆迁政策又刺激一些农村人为获取大笔拆迁款加入离婚大潮。“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已经被应用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不是获利者太聪明,而是我们的一些相关政策太弱智。

    从本性上说,人都是逐利的。各项管理政策实际上就是制约不当得利的法条,现在却成为不当得利的公式,除了不当得利者的过度聪明和肆无忌惮以外,相关政策的不科学是根本因素。我们有庞大的政府管理机构,有过剩的社会管理人才,但我们总是在公布了某些管理政策之后,立即就会在“下有对策”中发现其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可乘之机”。政策法规是不可以朝令夕改的,但我们有些社会管理部门却很善于先仓促地出台弱智的政策,而后再去解释了又解释,补充了又补充,这是否也是一种具有自讽意味的“问计于民”?就像“公公娶了儿媳妇”这一类的闹剧能够成功上演,就是因为规则太弱智,加上一个时间约束就能解决的问题,规则上就是没有,你说就该对陈姓农民大加鞑伐吗?而我说,应该先补补规则制定者的智商。

    “中国式离婚”是丑陋的,而弱智的规则是催生“中国式离婚”的主要诱因。我们痛恨某些消极的社会现象,却无视这些消极社会现象产生的诱因和条件。提高执政能力现在真的是到了刻不容缓的关头,一个公正的社会,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有专门机制责罚那些弱智规则的制造者,以倍增官员对公权的敬畏之心。

    “中国式离婚”其实只是当下的一种潮流式的生活现象,是我们社会转型期的一种传染病。治病是重要的,灭菌更重要。减少和消除这些弱智规则就如同灭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有些不靠谱的社会规则,不仅是弱智造就的,还让人心生疑窦,因为明摆着有夹杂私心的铺垫,甚至你会发现,这些表面上弱智的规则,实际上是为某些人量身定做的,看上去缺少社会管理的大智慧,其实透露出规则制定者玩弄公权的卑微私心,这是公众更不能容忍的。

    可开

    可合

    吴之如 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