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11℃~21℃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想说就说 >正文
瓶装水乱象官方岂能“说不清”
大连晚报  2013-05-03 00:01
分享到:

  [事件]

  中国瓶装饮用水的国标中,水质指标仅有20项,相比之下,自来水的标准中水质指标有106项。中国瓶装水标准滞后,测菌仍然按前苏联的标准。据悉,地方瓶装水水质标准的制定大多都有企业参与。

  自从农夫山泉爆出“质量门”后,我国瓶装水行业的遮羞布被撕开,各种乱象暴露出来。

  对比数据让人崩溃——中国瓶装饮用水的国标中,水质指标仅有20项,相比之下,自来水标准中水质指标有106项,测菌仍然按前苏联的标准。如此标准怎能保证公众饮水安全?

  我国的瓶装水标准,不仅过低,而且过于混乱。现行饮用水国家标准有5个,其中涉及瓶装水的国家标准有4个,而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则更多。从瓶装水国标制定来说,当初设定首先要符合自来水的标准,在此基础上再进行20项指标的限定。如此制定标准,初衷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未能与时俱进,留下了太多空子给企业钻——企业利用“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噱头,直接采用天然水制作瓶装水,这就绕过了自来水的106项指标限定,只在20项的框定下生产就可以了。即便是面对“天然矿泉水”国标的一些要求,企业也用“山泉水”的文字游戏来规避,既可避开“天然矿泉水”需有采矿资质的麻烦,也可以避开对开采地水源进行春夏秋冬4次检测的繁复工作……如此,企业生产成本显然会降低很多。

  其实在道理上,我们不该对企业抡棒子,因为不论国标也好地标也罢,他们确实在按标准进行“合理性”生产。问题在于,这些标准是谁制定出来的——瓶装水国标主要是原中国疾控中心食品所牵头制定,涉及的部门主要在卫生系统,起草单位包括了一家企业;而地方标准的制定,更有生产厂家的魅影在舞动——难怪瓶装水标准如此乱如此低,当一个规则制定者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双重角色时,谁会奢望这个标准会严苛?

  从农夫山泉爆出“质量门”起,国家层面的瓶装水国标制定者,就一直沉默不语。对于瓶装水标准不如自来水的质疑,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这很复杂。几句说不清”。有什么说不清楚的?瓶装水国标“一统江湖”并不难,国际标准摆在那里可作为参考。关键在于,究竟权力秉持者有无改变乱象的意念和决心?当部门利益、行业利益、公众利益三方角力时,我们希望官方不要沉默,需要讲清楚究竟如此标准代表谁的利益。

 

■张兮兮 本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