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报业集团主办 晴间多云,9℃~16℃    
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民生资讯 >正文
众人尽心出力早通车
大连晚报  2013-04-25 13:43
分享到:

  ▲工人全力以赴,使得工程提早竣工。

  ▲工人全力以赴,使得工程提早竣工。

  ▲封路后的交通,离不开交警的疏导。

  ▲封路后的交通,离不开交警的疏导。

  ▲满脸都是粉尘,仍然在快速地打磨。

  ▲满脸都是粉尘,仍然在快速地打磨。

  修路人

  为大连出把力

  挺好的

  本报记者毕庆 实习生宋宇

  

  昨天下午2点半,东快路海达广场路段,十几名工人正在为东快路通车做最后的冲刺。尽管空气中弥漫着的粉尘令人几乎难以呼吸,但工人们仍在快速地打磨防撞墙、修补和刷油。打磨钻掀起的巨大灰尘扑向他们,满脸粉尘的工人们看上去就像是石灰色的石膏雕塑。

  东快路维修工程接近尾声,工长刘峰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60多天来,刘峰和手下的七八十名工人吃住在工地,有时要24小时三班轮转作业。说起艰苦的生活条件和巨大的工作量,刘峰似乎已经习惯了,说赶工程就是这样,但大家都不觉得有多辛苦。在刘峰的印象里,唯一难以忍受的,就是刚开工时天儿太冷了。2月份开工,气温还在零下,海风一吹,刺骨的冷。尽管工人们作业时,穿着军大衣,但有时在户外作业一站就要七八个小时,早就被冻透了。“工程紧,天冷也得开工啊,没什么办法,咬牙扛着呗!”说到这儿,刘峰憨厚地笑了笑。

  李晨是工程的现场施工员,主要负责工程的管理策划,每进行一道工序,都要到现场做质量检测。“比如说这防撞墙,上面的每一处缺陷,我都要检查是否维修过关。”李晨用手轻轻蹭了蹭已经被打磨完毕的防撞墙,他告诉记者,质量检测是个细致活,每一个现场施工员都恨不得用显微镜仔细检测每一个角落,不仅表面上的工序要检测,最重要的,一些隐蔽工程的检测更是马虎不得。但让李晨欣慰的是,工人们的工作十分严谨,没有任何一个工序需要返工。

  吴兵利今年23岁,老家在山东。两个月前,他跟着朋友来到大连打工,维修东快路是他来到大连后的第一个活儿,他与老刘一样“维修防撞墙”。由于没有什么技术,吴兵利从事的是打磨和刷漆的工作,不仅枯燥,更加辛苦。

  记者采访时,小吴正在对防撞墙进行打磨,这个工作他干了2个月了,小吴说,这是他第一次来大连,觉得大连很漂亮,趁着休息时,他去过金石滩、星海广场,也逛过青泥洼桥,但是,由于工期太紧,他还没有去过向往已久的老虎滩。小吴告诉记者,他很喜欢大连,希望能多赚点儿钱,将来在大连安家。他操着浓重的山东话笑着说,“能为美丽的大连出把力,挺好的。”

  上班族

  越是拥堵

  越要文明行路

  本报记者张晓帆

  

  “东快路大修,东联路成了停车场”、“完蛋了,今天又得晚,又要被扣钱了”、“半个小时的路程,我足足走了一个半小时”……东快路封闭大修以来,上班族们经常用“悲催”来形容自己的上班路,而现在,大修马上就要提前结束,畅通时代即将到来,回味走走停停的日子,反倒生出一丝感恩。

  家住亿达世纪城的谷先生在太原街附近工作,本来距离不太远,开车顺畅的话也就20来分钟。“东快路封路大修以后,上班时间一下子延长了!”昨日,谷先生告诉记者,原本从他家拐出来就能上西南路,经大纺、上香甘桥,五一广场下道,右拐就进入中山路。“如果是赶上7点半左右早高峰出门,一出门就堵住了。”大修开始后,西南路进行了重要的调整,入市方向仅有两排道,大纺到金三角一段,成为入市线路的最大堵点。“后来我发现了一条小道,可以避开这段。”谷先生开始从府佳名都前面的小路绕行,也试过促进路绕行,头几天还行,渐渐地也堵了起来。好在谷先生会自我排遣,“听歌、发微博、看风景,都稀释了焦虑。”

  远在金州新区一所学校工作的李先生,与谷先生上班的线路正好相反,“早晨出市时,可以很舒服地跑到金三角,然后就开始堵,从金三角到后盐附近,路况相当差,坑洼不平。”李先生所在的单位在东快路大修后一周左右,调整了上下班时间。“早晨上班和晚上下班都提前30分钟,多少回避了一下高峰时段。”

  住在金家街的苏女士每天乘公交车上下班。单位调了作息时间,但作用不是很明显。“特别是修路开始的几周,早晨上班用时一下子延长了近一个小时,在公交车上站着,车子走走停停,晃来晃去,真是相当遭罪。”但渐渐地,苏女士发现上下班时间缩短了,原来是公交专用道在发挥作用。

  “暂时的拥堵是为了长久的畅通,你看看交警多不容易。”市民小唐说,她天天驾车经过五一广场立交桥,看到下桥口处的交警,“每天呼吸尾气,指挥交通一站就几个小时,我们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她觉得,越是在大拥堵、大封路的情况下,就越应该表现出文明素质,“听从交警指挥,按序通行,让出公交车道,节制礼让,这是每位市民应该做的。合力,拥堵才不可怕。”

  交警

  坚守路上

  为了百姓气顺

  本报记者山石

  

  昨天下午,站在东快路桥上工人村匝道口,西岗区交警大队岗勤二中队队长陈景昕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其实,我们真盼着东快路早点开通。路通了,老百姓的心气儿才能顺啊。”

  接受记者采访时的陈景昕有点忙碌,身上背的对讲机不时地传来队友的请示及呼叫。警帽下,陈景昕的脸色透出了明显的疲惫。从2月19日东快路封路的第一天起,每天早晨6点半,陈景昕准时来到东快路桥上工人村匝道口,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归整隔离锥。早高峰入市车流集中时,要靠它们封道,而平峰时,就要搬开隔离锥。在这个岗上,每天都要根据车流、周边交通的压力改道、封道四五次。

  就为了这封道、改道,陈景昕他们没少受过往司机埋怨甚至辱骂。司机们哪能理解,这工人村匝道口牵制着中山路、黄河街、香周路等七八条主干道呢。陈景昕说,“遇到埋怨和辱骂,我们只能忍着。有时一堵就是20分钟,我们能理解大家的焦躁。”

  忍着,是为了更好的疏通。从2月19日至今,西岗区交警大队岗勤二中队的交警们不仅仅是忍着过路司机的不理解,他们还忍着风吹日晒雨打雪淋,还忍着人员少倒不开班,常常加班加点。民警孔令江的父亲突然去世,他是从岗上接到的消息;民警于海波的哥哥肺癌晚期,直到最后关头,他才请假回老家料理。

  林冬梅是岗勤二中队唯一的女交警,她的岗在疏港路热电厂门前的铁路口。因为这里通大菜市,所以每天路口都有被“叉”死的时候。每天早晨六点,天还没亮,林冬梅就走出了家门,她要赶在六点半到岗。2011年刚刚从海军舰艇学院毕业的林冬梅,上岗前很少喝水,因为怕上厕所耽误时间。女儿刚刚满26个月,她几乎天天看不到女儿起床。

  林冬梅讲,三月的一天,大风,刚刚上岗,对讲机里就传来队长的呼叫,疏港路香车桥口大拥堵。林冬梅快步跑到桥口,发现一棵大树被刮断堵住了路口。叫拖车显然来不及了,“抬!”随后赶到的陈景昕队长一声令下,林冬梅和队长一起抬树。过路的几个司机见状,也纷纷下车帮忙。

  陈景昕说,得到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的哥的姐

  宁可少挣钱

  也不愿堵路上

  本报记者唐东丽 实习生孙雯

  

  东快路封闭,出租车受影响,说白了也是乘客受影响。爱心的哥顾庆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市内到大连北站,原本打车走东快路大约半个小时,车费30元左右。东快路封闭后,东联路桥上桥下都压车严重,打车至少一小时。等时的费用比绕路增加的费用还多,打车费能“蹦”到40元钱。

  为此,出租车司机听说乘客往压车的地方走,都提前询问乘客怎么走。“比如说从人民广场到大连北站,有几条路可以选择,大方向是东联路、华北路、西南路、华东路,按说走东联路最近,可压车也最严重。”顾师傅说,有的乘客赶时间,绕道走但快,有的乘客想省钱,走近道,但最后花在等时上钱也不少。司机、乘客都怨声载道。

  “有些时候,我们干脆跑绕远道,快,不压车,让乘客给我们正常路线的打车钱就行,绕道亏的那部分钱甘愿自己承担了,也比压车强。”一位出租车司机叹口气。

  家住泉水的出租车司机李师傅听说东快路将提前两天通车,高兴得开着车专程到香炉礁桥上遛了一圈,望一眼东快路。“东快路是泉水出行的最主要干线,这一封闭,相当于把泉水整个居住区全都憋在里面了。”李师傅每天6时30分出车,一般从二十高中门前上中华路,封路期间,经常就是堵在小区内,上主路都困难。为此,他不得不提早40分钟,5时50分从家出发。“我每天开车进入市内后,就不愿意再往泉水、华南方向跑了,‘出去’容易‘进来’难啊。”李师傅颇为感慨。

  “碰着乘客要往那些压车的地方走,我们是真头疼。有些司机干脆就不拉,但我们作为爱心司机,坚决不能拒载,只能硬着头皮走。”提起这段时间往金三角、华南等地走,不少出租车司机都倒苦水。

  不过,一些乘客很通情达理,这让他们即便遇上堵车也感到很宽慰。“我们会跟乘客商量,再捎位客人,许多乘客都同意。”出租车司机程师傅说。出租车都压在路上,不免就会让市民感觉车不好打。捎客,对于第二拨干着急打不着车的乘客来说就是及时雨,也可以让出租车司机增加一些收入,弥补堵车带来的收入减少,可谓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