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社会百态
拿着清单捕捞 不再与海搏命
  新商报  2012-09-27 05:23 转播到腾讯微博

  现在,海碰子水下作业安全系数大大提高。

  现在,海碰子水下作业安全系数大大提高。 摄影记者张春雷

  新商报记者曲家乙

  潜水员、水鬼、海碰子……在大连,有这样一个与大海最亲近的群体,他们被外界加诸了许多标签,但其真实的生存态却似乎始终笼罩在一层神秘面纱下;高收入、高风险、职业病……隔着一层窗户纸,我们对“海碰子”这个鲜为人知的职业有着各种不同的认知和猜测。

  “现在,獐子岛上的海碰子已经是第四代了,与当年为美国总统尼克松捞鲍鱼的第一代海碰子王天勇他们相比,如今的海碰子不再‘与海搏命’,他们开始懂得与大海和谐相处,多了一份融入,少了一份对抗。”大连獐子岛渔业外宣部主任孙坤说。为了深切地走进新时代海碰子的真实生活,近日,记者赶赴大连獐子岛,全天候、零距离地观察和体验他们的生活。

  带着采捕清单下海捕捞

  9月25日清晨7时,晨雾散尽,獐子岛开启了它崭新的一天。31岁石敬攀胳膊弯里搭着他全套的潜水服装,大步走向停靠在码头的一艘玻璃钢快艇。石敬攀所在的这艘船上共有5人,一名负责开船的轮机长,3名海碰子,一名负责协助海碰子穿潜水服、更换氧气瓶等的船员。而在整个獐子岛,每天早晨,会有15艘类似人员配备的船艇驶离码头,进入海洋作业区进行潜水捕捞。

  “800斤扇贝、2箱约150斤的海胆、10个大鲍鱼。”石敬攀手里捏着这样一份采捕清单,这就是他们今天潜水捕捞的全部任务。“现在,我们是定量捕捞,每天早晨,我们公司的队长都会给我们下达一定的捕捞量,这些采捕任务被平分到15艘渔船上,各条渔船从码头统一出发,然后驶向各自采捕区。”石敬攀说。

  7时10分,记者搭乘石敬攀所在玻璃钢船起航出发,目标大耗岛。经过大约20分钟的航行,船缓缓停在了一片蔚蓝色大海之中。轮机长杨勇指着驾驶舱中几部仪器说:“彩探显示,当前的水深为22米;雷达测算,该处海域距离最近的码头3.5海里。”

  “根据这个水深,一个氧气瓶在海底一般能使用20分钟左右。也就是说,我们每次潜水下去最长不会超过20分钟。”石敬攀一边换衣服,一边说。记者注意到,虽然当时气温在20℃左右,但他却穿上了毛衣、毛裤,外面再套上先进的潜水服,最后在腰部系上一串铅腰带。“海底凉,特别是‘海流子’经过时,会觉得浑身冰凉。而那串‘腰铅’有30多斤,加上氧气瓶等,全套装备有近80斤。而只有穿上如此沉重的服装,才能在海底稳住,不至于在海底被‘海流子’冲走。”另外一名海碰子杨晓亮说。

  从与海搏命到与海和谐

  从船舷一跃入海,在腾起的一连串气泡渐渐平息时,石敬攀和杨晓亮已潜入海底,而另外一名随船海碰子也已全副武装,但并没有下水,而是在船边仔细观察从海底冒上来的气泡。“通常情况下,一艘船都要留一名潜水员在船上应对万一出现的意外事件,虽然至今尚没有发生意外的紧急事件,但为了确保潜水的海碰子安全,公司还是坚持预设了这道保险。”轮机长杨勇说。

  10多分钟后,杨晓亮和石敬攀先后浮出海面,他们潜入前空空的网兜里已经装满了海胆、大扇贝,但随后,他们又从网兜里将一些个头较小的扇贝和小海胆放回大海。“以前,海碰子是与大海搏命,那时,潜水装备比较落后,潜水员大多各自为战,安全意识差,这就导致有的海碰子在海底遭遇危险,有的患上了职业病。也正因如此,外界感觉海碰子是一个高危职业,其与海搏命,以命搏财,颇为神秘。”孙坤介绍说。现在不同了,獐子岛周边海域的海底就是獐子岛人的海底银行,海碰子下海后,会有计划的捕捞,有选择的捕捞。

  “以前的海碰子都是干个体的,捕捞时总是贪多,这样就存在很多安全隐患。而现在,全岛近50名海碰子都是獐子岛渔业的员工,潜水捕捞有了严格的安全管理制度。比如,我们每天最多限用4个氧气瓶,也就是在海底不超过2个小时。”杨晓亮说,现在,海碰子患职业病的很少,这个一度被视为与海搏命的行业正在进入安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