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大连新闻网>>大连新闻>>社会百态
从海底到船上辛苦着快乐着
  新商报  2012-09-27 05:23 转播到腾讯微博

  ▲在船员帮助下穿潜水服。

  ▲在船员帮助下穿潜水服。

  下海时要携带沉重的铅坠。

  下海时要携带沉重的铅坠。

  ▲水下的收获。

  ▲水下的收获。

  ▲海货上船。

  ▲海货上船。

  当了8年海碰子,如今的石敬攀已经积累了一些财富——今年,他花了60万元在海岛上全款购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门头房,并开了一家烤肉店。“我31岁了,在这行里已经很不年轻了。不过,我还想再干几年,直到干不动为止。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攒几年钱给儿子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如今,石敬攀已经是一名4岁小男孩的父亲,他希望几年之后,能把儿子送到大连市内念书。

  “我喜欢这个行业,虽然辛苦,整天不是海底就是在船上,但很快乐——我们将大海底下的海珍品有计划地捕捞上来,最后送上人们的餐桌,有的甚至送上国宴。一想到这些让人大饱口福的海鲜美味最初是由我们提供的,这也是一种幸福。”石敬攀说,他热爱这个与大海和谐相处的行业,为此,他还将自己的小舅子也带入该行业内。

  记者曲家乙

  两代海碰子的故事

  几年前,记者采访过曾为尼克松捞鲍鱼的第一代海岛潜水员王天勇。说起当年的经历,王天勇曾感慨地说,当年,很多潜水员都是与海搏命,不少人都得了“高压病”,由于没有相关医疗设施,只能靠经验自我排压,有的人甚至留下残疾。“我真羡慕现在的海碰子,先进的潜水服就能调压、减压,而且,一年两次体检,虽然同样辛苦,但却少了一份危险。”王天勇老人神情之间,颇多向往和羡慕,当年海碰子的经历已经使他的右腿关节坏死,走路一瘸一拐。

  作为新时代的海碰子,石敬攀的生活则似乎充满了“简单的快乐”。“听老人说,以前谁家的孩子当海碰子老人都不同意,但现在,安全系数提高了,当海碰子反而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我每天上午潜水捕捞,下午基本就没事了,中午吃完饭就睡一觉,然后看看电视什么,觉得生活简单幸福。”石敬攀表示,先进的潜水设备,科学的潜水方法以及严格的安全管控,已经使得曾经神秘而危险的“水鬼”行业渐去面纱,以另外一种方式在讲述着时代的进步。    记者曲家乙